臺下人語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29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161023李靜芳歌仔戲團《柳如是傳奇》

劇名:《柳如是傳奇》
團體:李靜芳歌仔戲團
時間:2016/10/23 14:30
地點:大稻埕戲苑
演員:柳如是-李靜芳 陳子龍-王蘭花 錢謙益-何佩芸 周道登-戴子皓
   荷花-倪凡倫 陳太夫人、草衣道人-劉映秀 張玉娘-邱妤萱等   
製作:編劇-吳秀鶯 導演-李靜芳 副導演-江俊賢 音樂設計-周煌翔

   舞臺設計-林明德 梳妝、服裝設計-陳振旺

本文首刊於表演藝術評論台(2016/11/24)
 
名妓何以傳奇
  李靜芳歌仔戲團2016年新作《柳如是傳奇》,以明末「秦淮八艷」[1]其一的柳如是為主角,著重她一生中兩段情史──陳子龍、錢謙益的故事。凡青樓女子題材,無不編寫其色藝和曲折身世,如本劇盛贊柳氏的才貌當居花魁,並以主題曲【柳如是傳奇】暗示她薄命風塵背景與對一心人/真情的渴求,實言而論,僅僅如此並不構成傳奇,涉及幾個問題:柳之「名」妓由來?又在「秦淮八艷」中有何特殊?
  其實色、藝、情是歡場群芳的「必備條件」,由此下手,終歸老生常談。真正能凸顯人物特殊處在於「識見」,即人的涵養見解,內察己身,外擴政史社會,這在劇中約略可察者有:柳如是更改姓名、離開意圖對她不軌的周道登府、喜扮男裝之舉措,前兩項是宣告人身權利回到自我,後一項是意欲摒棄青樓身份的潛意識心理,惜以上情節均輕描淡寫帶過,欠缺深入挖掘,看似聊備一格而已。再來,明末葉兵革倥傯,如是應對時局的態度和其夫錢謙益大不相同,死或降之辯正是女子視野相對士人的最好時機,但導演處理得像過場,邊配鑼鼓緊敲吹打下,柳、錢匆匆兩三言交談即道出個人選擇,太過輕縱重點情節。如果不將識見作為柳之特色,整齣戲充其量就是分上下場的《她和她生命中的男人們》(此借綠光劇團同齣劇名,用意大相逕庭)單元劇(其中陳子龍一線還甚具頭尾,相形下柳如是反為點綴),重視情愛勝過生命自主權,不斷尋求「依附」的可能,名妓被塑造得像普通人,連帶名妓間的差異,只剩身邊男子不同罷了。
  若撇開劇情中柳如是弱化、附著性強、缺少自主的形象,單就演唱來看,則角色能量藏在聲音裡。
  劇團團長李靜芳習小旦,曾任明珠女子歌劇團當家旦角,後自立門戶,從事教學、演出和推廣等工作,在歌仔戲界向來以小生挑班的慣例中,顯得十分特別。2010年初創時先發行歌仔戲唱唸專輯,目前已累積三張之數,直至2015年才推出戲劇作品《鴛鴦情》,說明一件事:小生挑班,乃是歌仔戲劇種特點──坤生扮相俊美、利於引發女性觀眾情感投射──所致的市場考量,那麼小旦當頭牌所能憑恃便不只色相,得注重唱腔與腹內的表演實力。
  一人當團必得外聘演員與之合作,演才子佳人戲尤其少不了小生,這戲主、配生角有王蘭花、何佩芸和戴子皓[2],各具文武、老生背景,眾「生」與女主角都有所發揮,而非一枝獨秀,展現邀演者十分誠意。
  本戲的人物、時代背景均有歷史根據,屬於古冊戲,而「四句聯是古冊戲語言的基石」[3],透過唸白推進劇情和氣氛,戲裡的確有不少四句聯,可音樂設計者或擔心純粹地唸乾之無味,故配上背景音樂,卻減損語音單純的美感。演唱上選了傳統四大調和許多變調,部分變調還覆唱,首首串連下來,舞臺遂無時不充滿樂音,雖然悅耳難免聽覺疲勞。格外要說李靜芳,嗓音寬厚具辨識度,詮釋傳統曲調深刻有韻,在柳如是面對身體或情感的困厄情境,用【七字轉雜唸】、【都馬搖板】或【都馬調】、【七字調】顯示峻拒、「再喜歡也可以不要」[4]等意志,無論板式如何,字字均清晰有力,聲塑出人物決烈氣勢與力量,比起劇本,性格益加鮮明。其能唱出堅毅情感、不屈勇氣,是以演繹人生巨大起伏如之前的《六月雪》、《帝女花.長平恨》較風花雪月的生旦戲能發揮長才,期待劇團將完整《帝女花》搬演上臺,有機會成為團的經典劇目。
  李靜芳創團時首先發行音樂專輯代替大戲,除是待內部經營緩慢就緒、不急於大規模發展的立意,還實踐梨園行話「一聲蔭九才,無聲甭免來」,回歸唱唸自信、基本功紮實等傳統要求,故聲音適足作為當家者和劇團的標誌。
 
音樂
場次 曲調
序場 柳如是傳奇。四句聯。四句聯。柳如是傳奇。柳如是傳奇。
第一場 七字調。七字調。七字調。離鄉背井。春宵吟。花嬌豔。思君。
第二場 清風調。扣仔板。大陸採茶。中廣調。寶島調。中廣調。七字白。七字白。五更鼓。嘆煙花。依依曲。新求佳人。莫怨天地。慢慢春宵。
第三場 新人調。都馬調。都馬調。都馬調。四句聯。四句聯。
第四場(兩年後) 「章台柳」。七字調。彰化背。江湖調。江湖調。七字轉雜唸。都馬搖板。撲燈蛾。四句聯。錦什仔。
中場休息
第五場 北補甕。南風謠。花弄影(按:又名操琴調)。月夜思情。四句聯。都馬調。都馬散板。都馬調。四句聯。都馬調。都馬調。七字調。紅樓夢。四句聯。七字調。柳燕娘。可憐青春。
第六場(兩年後) 日出東山。?。北方調。蘇州調。訪明賢。四句聯。春光。春光。
第七場 七字白。吟詩。山伯英台。七里坡。苦心求讀。苦心求讀。
第八場(一年後) 五開花。金水仙。
第九場(數年後) 揚州子龍。瓊花調。梅花烙。柳如是傳奇。
 
 

[1] 指明末清初於南京秦淮河畔,合馬湘蘭、卞玉京、李香君、柳如是、董小宛、顧橫波、寇白門、陳圓圓八位名妓稱之。
[2] 尚有個隱形生角,即飾演柳如是婢女荷花的倪凡倫,本行主修小生,這次反串小旦。
[4] 王蕙玲《她從海上來──張愛玲傳奇》,臺北:天下,2004。頁441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