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下人語

關於部落格

明華園天字戲劇團《鬼菩薩》DVD1

劇本
  周星馳電影《九官芝麻官》,常威被包龍星以虎頭鍘斬首一剎那,揚起一道鮮血灑染了公堂上方牌匾──正大光明四個字。正義,在與邪惡對峙的過程中,從來就不能簡簡單單輕騎過關的,更多時候,鮮血是不得不獻出的必要祭品。

  《鬼菩薩》的劇情類似公案劇:官場黑暗、惡霸橫行,人民有冤無處訴苦,幸而出現一位公正無私的官員為百姓做主。只是不同於「邪不勝正」的青天朗朗傳統模式,本劇中的陽間國法幾乎被強權惡徒欺壓成一面倒的形勢,正義的維持竟然要靠遊走法制外的「鬼菩薩」來伸張!

  以七王爺朱大關為首的惡勢力:妻舅-牛膽、兒子-朱玉,與郭超、高彪等人,在「惡」和「權」兩相結合下,當起壞人理直氣壯,做起壞事從容不迫,絲亳不見小惡小奸的卑賤嘴臉,反而大吹大擂作惡道理;段家兩代段史、段克邪父子即便執掌國法律例,面對連皇帝都得低頭的擁兵王爺極大權勢,也只能徒呼負負。
兩造勢力我消敵長,大大突破公案劇情――正反雙方勢均力敵,尤其清官一出,旋即天清地明的情節。國法體制內善惡勢力的巨大懸殊差距,新的斡旋力量必得來自於體制外才不受法的限制,鬼菩薩的出現遂成合情合理。

  這樣一片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的世道,為鬼菩薩行使「以殺止殺」手段時鋪排了絕佳的行動理由。但是劇中對於段克邪為何會化身鬼菩薩的原因、為何一定要行使私刑,並無任何特別文詞交代。直接要求觀眾透過「惡勢力盛氣凌人」的視覺畫面,〝理所當然〞的承認:正義使者的出現是合乎自然的。

  只是真理的闡明,為何需依托「菩薩」之名?觀陳勝在先生說明編劇理念話語:

  「……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一股正義的力量,不管是來自光明或黑暗,均已成為人們的一種心靈寄託,如果是從光明而來,則象徵著現今社會司法是公正無私的,如果是從黑暗蘊育而生,那就是一種內心沉痛的唏噓與悲哀了!」
[1]

佛教大乘戒律亦有「菩薩殺惡」觀點,但必須是出於慈悲而做出的行為方可(殺惡救善),因此和動輒就尋事復仇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江湖恩怨行為有所區別。問題是,殺惡救善和血債血還都免不了生殺予奪,說穿了不過是一線之隔。段克邪行為貌似百姓的救星,郭超、高彪一一喪生在手起刀落瞬間。然而「第三場 鏡中花水中月」【新編-秋露寒】:「仇海波浪,煙雨茫茫,家破人亡,雷擊心中。心悲心碎心激動,血債血還,我要加倍報復你四川王。」卻說明了克邪心中存有著強大復仇意念。劇末高潮自然是血刃四川王,復仇得償,但在大快人心之餘,克邪自身也免不了難逃一死玉石俱焚的下場,終以寶貴生命為私行殺戮付出代價。


[1] 陳勝在編導《鬼菩薩》的創作理念。見林朝緒:2005歌仔戲東征風華再現:外台歌仔戲匯演精選【導覽手冊】》,頁52。